相关文章

【最新】林爸爸当庭咆哮向莫焕晶扔掷保温杯!“杭州保姆纵火案”今...

“杭州保姆纵火案”过去200多天后,

今天上午9点,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继续开庭审理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盗窃一案。

上午8点45分,林生斌及其家属在杭州中院门口准备入场

庭审现场

今天上午,在法庭调查讯问环节,公诉人围绕放火、盗窃事实详细讯问了莫焕晶;

诉讼代理人主要针对莫焕晶放火的目的、点火的方式、点火后的行为、为何未及时报警和救人进行了补充发问;

辩护人主要针对莫焕晶与被害人一家有无矛盾、是否故意引燃沙发和窗帘、着火后采取的救援行为进行了补充发问;

被害人林生斌质问莫焕晶为何放火加害对她照顾有加的朱小贞等人,并指责其当庭说谎。

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认为,莫焕晶关于产生放火动机的时间、点火时间、曾按过报警器、曾用榔头敲击玻璃试图救人、准备使用水桶接水救火等供述内容均不实。

莫焕晶及辩护人提出莫焕晶并非故意引燃沙发和窗帘。

庭审中的被告人莫焕晶

莫焕晶方供述其试图救人,被害方认为虚假

下午的庭审中,公诉人继续进行举证。对报警群众、参与灭火救援的物业和消防等人员、急救医生、邻居及被害人亲属等证人的证言,被害人诉讼代理人主要提出,消防员的证言未反映出第一时间的救火情况,部分物业人员的证言真实性存疑,物业消防设施及管理存在问题;莫焕晶提出其有配合救援行为;辩护人主要提出,消防救人指令不及时、搜寻路线不当,物业的消防设施及管理、救援处置存在问题,莫焕晶有配合救援行为。

为证明莫焕晶供述用榔头敲击玻璃试图救人虚假,被害人诉讼代理人出示了其用榔头敲击玻璃的实验照片,公诉人、辩护人均认为该项证据没有证明力,建议法庭不予采信。

林生斌庭上突然咆哮并向莫扔掷保温杯

在下午的举证、质证过程中,被害人林生斌违反法庭纪律,突然咆哮并将诉讼代理人的保温杯掷向莫焕晶,砸中一名法警的面部,且不听制止,审判长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九条、第二百五十条之规定,指令法警将林生斌带出法庭,被害人的二位诉讼代理人继续参加庭审诉讼活动。

直至18时25分,法庭辩论仍未结束,审判长宣布休庭,庭审将于19时继续开始。

莫焕晶接受重新指派的法律援助律师

这是“杭州保姆纵火案”第二次开庭,40天前开庭时因被告律师提出管辖权异议而中止庭审。

2017年12月21日上午9点,开庭约40分钟后,因被告人律师当庭提出管辖权异议,法庭宣布中止本案审理。

之后,由杭州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给莫焕晶的两名法律援助律师分别是浙江金道律师所的王晓辉和北京东卫(杭州)律师事务所的徐晓明。

受害者家属要求公布火灾调查报告

本案件中,除了莫焕晶本人应承担的责任,消防、物业等部门是否也应负有连带责任,一度引发讨论。

2017年12月25日,林生斌通过其微博“@老婆孩子在天堂”发出《信息公开申请书》,向杭州市公安消防局申请公布火灾调查报告和其他相关信息。

杭州市公安消防局官微2017年12月26日发布消息称,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有关规定,在法定期限内做出答复。预计答复时间在庭审后的15个工作日内。

男主人要求严惩保姆:放弃民事赔偿,希望从快从严判决

2018年1月31日,在案件重新开庭审理前,林生斌通过新浪发出致公众的一封信,“我所做的,是为我妻儿遇难不得不讨的公道,也是为大家,为我们生活在隐患中的每一位,我希望悲剧不再发生。”

公开信如下:

(向上滑动查看内容)

掰着手指,每天,我都在计算着日子,因为,太难熬了。小贞、柽一、阳阳、瞳瞳,你们已经走了223天。

223天,对我言,每天度日如年。

今天,我首先想要感谢一直关注着杭州纵火案进程的朋友们,自从2017年6月22日,出事以来,我的新浪微博粉丝达到了223万,很多时候我感到力不从心,但当我看到仍然有那么多人支持着我,关注着我妻儿的案子,我就感觉自己有了力量。

印象特别深的是,有一个东北的网友,折了622只千纸鹤和622颗满天星,托人带到我妻儿的墓碑前。

6.22,是火灾发生的日子。6月22号,原本应该是我平凡人生中的普通一天,现在看来,它已经成为我此生最大的噩梦。

这天清晨,我所雇佣的保姆莫焕晶在我家的客厅内点燃了一本书,火焰很快演变为熊熊大火,将我的妻儿四人困在次卧房间。莫焕晶通过保姆间的消防梯逃离了火场,我的妻子小贞,接连拨打了3个报警电话。

报警录音里,小贞的声音非常惊恐,她叫着,快点来救!我能够感觉到她当时的那种无助,背景里还有孩子的哭声。听到录音的那天晚上我一夜失眠,小贞的声音不停地回荡在我的脑海,我觉得很心痛,我想象她们在火场里,是多么无助。

我回到火场很多次,我站在客厅里,想象着孩子们围绕着沙发在捉迷藏,笑闹的声音很真实,但是眼前呢,是一片狼藉,到处是被熏黑的痕迹。和我在太平间见到我妻子时一样,她们的脸上有被烟熏过的痕迹。

我每一次回到火场,都感觉到我的人生像是做了一场梦。我曾经拥有最幸福的家庭。

我是在2005年来到杭州的。来到杭州的十年,我拼命地工作,为的是在这座城市立足,为我最爱的家人争取最好的生活。

2013年,我和小贞带着我们的三个孩子,搬到了蓝色钱江小区1802单元。小区绿化环境很好,孩子们特别高兴,他们常常在楼下的草坪踢球、跑步、做游戏。业余的时候,我就会带着一家人在钱塘江边跑步。小贞特别知足,我还记得搬家时她笑着对我说,这就够了,她已经觉得很幸福了。

我一直觉得上天很眷顾我,我已经拥有了我梦想中的一切,这大概是人们称之为幸福的东西。如果不是这场灾难发生,我或许永远不会发现,我们的幸福、我们的生活,是如此的不堪一击。我们生活在极其脆弱的应急机制下,生活在充满漏洞的安全隐患中。

我和我的家人、律师,回看从这场火灾开始的各个时间节点,我的妻子孩子应该有很多次机会能够被救出;但最终没有。

出事以来的这半年多时间,对我和我的家人而言,确实是一段难以想象的艰难的日子。我和小贞的父母双亲,几乎在一夜之间白了头发。爷爷因为太思念孩子们,每晚睡觉都会胸口闷痛然后惊醒,外婆的眼睛都为这件事哭痛了。几位老人相继出现很多健康问题,有时候看到老人,真的觉得很不忍。

至于我,每个夜晚,是一天中最难熬的时候。因为那种恐惧、那种孤独是整个包围着你,漫漫前路,看不到尽头。但是我对我的孩子们和妻子承诺过,爸爸会好好地活下去。

我学着把我对老婆孩子的爱,延续下去。用什么样的方式延续下去呢?去做更多善事,去帮助更多人,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去找寻这场灾难的真相。

四条人命,我们付出了如此惨痛的代价,这场大火,烧出了全城甚至全国的消防隐患,我们不应该让它就这样过去。

我已再次向有关部门,申请了信息公开。我知道,这是一条非常漫长的维权路。

出事以来,最初的几个月里,我夜不能寐,我承认,我几乎要被痛苦击倒。但我不能,我知道自己有未尽的责任,我将持续扣问,用尽一切法律手段,直到我得到真相。

相信大家也知道,诉讼进程非常缓慢。但是我的意志非常坚定,这甚至是我现在内心深处最坚固和持久的支持系统。我所做的,是为我妻儿遇难不得不讨的公道,也是为大家,为我们生活在隐患中的每一位,我希望悲剧不再发生。

文/林生斌

作为受害者家属的林生斌委托北京德恒律所的林杰律师参与对莫焕晶的刑事追责,并多次表示要求严惩莫焕晶。

林杰律师表示,林生斌已经决定放弃对被告人莫焕晶主张的民事赔偿,放弃的原因是有了民事赔偿之后,审理的速度可能会比较慢,唯一的希望是法院能够“从快判决、从重判决”。

案件回顾

2017年6月22日凌晨,杭州“蓝色钱江”小区2幢1单元1802室发生火灾。经警方调查认定,大火为雇佣的保姆莫焕晶纵火所致。

杭州市人民检察院提供的起诉书显示,被告人莫焕晶长期沉迷赌博。案发前一晚,莫焕晶又用手机进行网上赌博,输光6万余元。

为继续筹措赌资,莫焕晶决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搏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最终导致朱小贞和三名子女死亡,并造成被害人房屋和邻近房屋损失257万余元。

原本幸福美满的一家人

如今天各一方

死于纵火的三个孩子

最大的11岁,最小的才6岁,女孩9岁

都非常漂亮可爱。

悲剧的发生

无不令人唏嘘叹息

附:今天上午和下午“杭州保姆纵火案”庭审情况通报全文: